通俄门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通俄门”是指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其竞选团队不断被指控“通俄”。俄罗斯方面坚决否认干预美国大选,但特朗普就职以来,其竞选团队的“通俄门”风波不断发酵。
“通俄门”风波短期内不会平息,围绕特朗普可能提名的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人选,美国两党也势将展开新的博弈。虽然白宫现已宣布由副局长暂时代理局长职务,但联邦调查局相关调查今后何去何从,由谁主持,尚属未知。 [1] 
2019年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致信国会称,特别检察官米勒的调查没有发现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 [2]  。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通俄门”删节版调查报告,报告全文多达400多页。 [3] 
中文名
通俄门
相关人物
特朗普
爆发时间
2017年5月
主要内容
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

通俄门事件经过

编辑
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上任仅三周,就因在政权过渡期间与俄驻美大使谈论对俄制裁却对副总统隐瞒而被迫辞职。2017年5月8日,即科米被免职前一天,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参议院听证会上指责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大选的干预程度“达到警戒线”,但表示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通俄”。
2017年5月11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突然遭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解职,美国国会熟悉这一事件的消息人士透露,科米几天前曾要求司法部为俄罗斯介入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工作拨出更多经费。 [1] 
2017年5月17日,美国司法部任命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为调查俄罗斯介入2016年大选的特别检察官 [4] 
与特朗普前国安事务助理弗林接近的人士30日透露,应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请求,弗林将提供多份相关文件,首批文件将在6月6日提交。 [5] 
弗林的律师团队30日提醒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弗林将对此前其收到的两张传票做出回应,与送到弗林公司的两张传票相关的所有文件都会被交出,此外与一张单独发出的传票有关的私人文件也将一并奉上。
2017年6月5日,白宫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说,特朗普放弃使用行政特权,不会阻止科米在国会的作证。 [6] 
2017年7月11日,卷入“通俄门”的小特朗普为证清白公布的邮件让人们知道了两个名字:戈德斯通和阿拉加罗夫。
2017年7月12日晚,CNN就独家发布了特朗普2013年与戈德斯通和阿拉加罗夫一家用餐的视频。 [7] 
2017年7月24日上午,美国白宫创新办公室主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和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华盛顿发表了一份声明,对他在特朗普竞选和就职前的过渡期间与俄罗斯官方人物进行的4次会面做出解释。他表示,自己从未与外国有过“不正当的联系”。 [8] 
2017年10月30日,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米勒宣布,曾在特朗普竞选阵营中担任竞选经理的马纳福特等三人与俄罗斯方面有不正当接触,涉嫌犯罪,遭到起诉。除了马纳福特,被指控的另外两人分别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里克·盖茨。三人受到的指控包括洗钱、密谋反美、作伪证,以及伪报、瞒报银行信息等。其中,帕帕佐普洛斯当天已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调查人员作伪证,并坦白接触过一名俄罗斯教授。后者2016年4月告诉帕帕佐普洛斯,俄罗斯方面掌握了有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有上千封之多”。 [9] 
2017年12月1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现身法庭并认罪,其罪名是在涉俄调查中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作伪证。 [10]  迈克尔·弗林1日承认就其个人与俄罗斯方面的接触向联邦调查局作了伪证,并表示将配合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有关“通俄门”事件的调查。白宫律师泰·科布随即发表声明说,弗林所受指控及其认罪只涉及他个人,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11] 
2018年1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总部前负责人马纳福特向法院递交诉状,指控美国司法部领导和“通俄门”事件特别检察官穆勒越权,并请求限制穆勒的权限。同日,司法部发布声明回应马纳福特的民事诉讼,声明说,这一诉讼毫无意义,但被告有权提起任何诉讼。 [12] 
2018年2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解密一份有关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通俄门”调查的机密备忘录。备忘录指出,2016年10月,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高层联名申请并获取监听前特朗普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的许可,他们向法庭提供的核心依据是由前英国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编制的一份材料。备忘录称,斯蒂尔这份材料背后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以及特朗普竞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团队的资助。而且作为一名联邦调查局线人,斯蒂尔违反保密协议与媒体接触并对特朗普持有偏见。有资料显示,他曾说过不希望特朗普当选总统。这证明斯蒂尔并不是一个可靠的线人。备忘录还指出,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明知以上情况,却未在申请监听许可或提出延期申请时向法庭作出说明。备忘录援引前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2017年底出席国会听证会的证词说,如果不是斯蒂尔材料中的信息,是不会提出监听申请的。 [13] 
2018年2月16日,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起诉13名俄罗斯人和3家俄罗斯企业,指控他们长期干涉美国政治,包括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14] 
2018年3月12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成员宣布他们已经完成了针对“通俄门”事件的调查,正在草拟调查报告。 [15] 
2018年8月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催促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马上”终止“通俄”调查。 [16] 
2018年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向纽约州联邦法院自首,对税务欺诈、银行贷款欺诈和竞选捐款超标等8项指控认罪。科恩的涉案金额超过2000万美元 [17] 
2018年9月,美国法院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马纳福特的生意伙伴、长期担任华盛顿说客的萨缪尔·帕滕承认,他通过“幽灵捐赠者”代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向特朗普总统就职典礼委员会捐款5万美元。 [18] 
2018年9月14日,保罗·马纳福特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庭认罪,罪名分别是阴谋诈骗和阴谋阻碍司法。此外,马纳福特与起诉他的“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达成认罪合作协议。 [19] 
2018年1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特别检察官提交了“通俄门”调查中相关问题的书面答复。美媒认为,此举是漫长调查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似乎意味着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通俄门”已经接近得出最终的结论。 [20] 
2018年11月29日,在美国纽约州南区的联邦法院,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首次指控了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并与其签署了认罪协议。科恩还将继续配合穆勒调查,或将成为“通俄门”的有力证人。 [20-21] 
2019年3月22日,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向美国司法部长提交了最终调查报告 [22]  ,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他的家人都不会被起诉——而这也就相当于特朗普乃至他的家人都不存在“通俄”了! [23] 
2019年5月,美国联邦众议院要求特别检察官穆勒作证,以说明他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所进行的“通俄门”调查,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5日发推表示,穆勒不应该前往国会作证。 [24] 

通俄门证人证词

编辑
2018年11月29日,在美国纽约州南区的联邦法院,穆勒首次指控了科恩,并与其签署了认罪协议。穆勒在递交给法院的文件中表示,针对在莫斯科建造一座特朗普大厦的计划,科恩谎报了计划终止的时间、与俄方的协商历史、是否安排了赴俄行程等信息。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承认,他曾就大选关键时期的特朗普涉俄生意,向美国国会作伪证。科恩还将继续配合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或将成为“通俄门”的有力证人。 [21] 

通俄门事件后续

编辑
2018年4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公布了一份250页俄“通俄门”调查报告的删节版。 [25] 
2018年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Michael Cohen)被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判处三年监禁,并处归还违法所得130万美元、缴纳罚金10万美元、没收50万美元财产。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科亨的主要罪名包括: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按特朗普的指示向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换取她们对曾与特朗普发生关系一事保持沉默;就特朗普的企业在俄罗斯的业务情况撒谎;银行欺诈和逃税等 [26] 
2019年3月22日,主导“通俄门”调查的米勒向巴尔提交了历时22个月调查完成的“通俄门”报告。在约48小时后,巴尔向国会参众两院的司法委员会提交了这份报告的主要结论,称特朗普竞选团队或任何与之相关人员没有密谋或协同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年大选。 [2] 
2019年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致信国会称,特别检察官米勒的调查没有发现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 [2] 
2019年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通俄门”删节版调查报告,报告全文多达400多页。外媒初步总结了报告的几大细节看点:
一是,穆勒调查发现,“在某些情况下,(特朗普)竞选团队愿意接受”俄罗斯在总统选举中提供的帮助。在其他一些情况下,竞选官员“避而远之”。最终,调查并没有证明竞选团队在干预选举活动方面与俄罗斯政府合谋。
二是,报告描述了特朗普可能涉嫌妨碍司法公正的10个例子,包括他解除科米FBI局长职务的行为,穆勒还建议国会可对这些行为进行调查并采取行动。穆勒还提到,由于他的权力,总统的公开评论也可能被视为妨碍司法。
三是,穆勒还指出,无法得出“没有发生任何犯罪行为”的结论。如果他的团队断定总统无罪,他们就会这么说。相反,穆勒写道:“然而,基于事实和适用的法律标准,我们无法做出那样的判断。”
四是,当穆勒当初被任命为“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时,特朗普认为,他的总统任期结束了。报告提到,特朗普对穆勒的任命的反应如下:“总统瘫坐在椅子上说,‘哦,我的天哪。这太可怕了。这是我总统任期的结束’”。特朗普还试图解雇穆勒,遭到了拒绝。
五是,穆勒认为特朗普提交的“通俄门”调查的书面答复“不充分”,并寻求与特朗普面谈,但最终决定不发出面谈传票。 [3] 

通俄门社会反应

编辑

通俄门民主党人

委员会中的民主党人提出异议,他们认为,共和党人在对此案的调查中未能采访主要证人,也没有发出传票获取必要信息,他们似乎对揭露共谋行为不感兴趣。
民主党人决定在没有共和党参与的情况下继续调查,他们日前公布了一份98页的少数派意见文件,试图推翻共和党人的结论。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委员会中的共和党人选择草率调查,当有明显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勾结,他们选择忽视,转而承担起辩护律师的角色。”委员会高级成员、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在一份声明中说。
2019年3月2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多位民主党议员致信美司法部部长威廉·巴尔,要求其全文公布特别检察官米勒有关“通俄门”调查报告。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是否公布报告全文一事将由巴尔决定,他本人对此“完全不介意”。特朗普同时表示,那些发起该项调查的人心怀叵测,“他们才应该被调查”。 [27] 

通俄门特朗普

在这份报告发布后,特朗普看上去相当满意,他认为共和党人的报告证实了“没有证据”显示自己和俄罗斯有共谋行为。
他先是在一条推文中写道:“刚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报告。‘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勾结、协同或是共谋。这是彻底的政治迫害!必须马上结束!”之后在白宫办公室同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议时,特朗普又提到了最新公布的报告。他称赞这份报告“十分有力”。“报告非常有力,非常强大,特朗普竞选团队同俄罗斯人之间没有勾结。”他强调说。
2019年1月1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援引《纽约时报》一篇报道,批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针对他“毫无理由”地发起调查。那篇报道说,联邦调查局2017年调查特朗普是否“为俄罗斯工作”,继而“损害美国利益”。 [28] 
2019年3月20日,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通俄门”的最终报告即将出炉,报告应公之于众。 [29] 
2019年4月25日,特朗普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将怒火对准了“通俄门”调查,大骂该调查是一场“未遂政变”。 [30] 
2019年5月5日,特朗普发文说:“两年内花费超过3500万美元,采访了500人,使用了18个让特朗普痛恨、愤怒的民主党人和49个联邦调查局特工——所有这些都以一份400多页的报告告终,报告显示没有共谋——那为什么国会里的民主党人现在需要罗伯特 穆勒作证?他们是不是因为讨厌看到没有共谋的结论,而想重来一次?除了另一边的阵营(难以置信没有写在报告中),而且没有妨碍司法。穆勒不应该作证。民主党不能故技重施!” [24] 

通俄门共和党人

虽然没有发现通俄证据,但共和党报告提到,特朗普的确在竞选过程中对几个重要事件做出了错误判断。报告指出,2016年6月,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及前竞选主席马纳福德(Paul Manafort)与俄罗斯律师会面“显示出错误的判断”。
但他们也同时提到,并没有获取那次会面所谈的全部信息。 [25] 

通俄门事件影响

编辑
2017年7月1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艾利逊·卡莫罗塔(AlisynCamerota)日前表示,自己已经对新闻媒体有关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团队与俄方“互通”的持续性报道感到厌倦。卡莫罗塔在纽约77WABC电台的采访中称,“我听说你们对俄罗斯感到厌倦了,我也是。知道吗,有很多个早晨我来上班时,都会祈祷其他新闻能够掩盖俄罗斯的痕迹。” [31] 
2017年10月30日,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宣布,三名被调查的美国政界人士2016年大选期间和俄罗斯有不正当接触,涉嫌犯罪。
受控三人分别为乔治·帕帕佐普洛斯、保罗·马纳福特和里克·盖茨。三人都一度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供职,其中马纳福特曾担任竞选团队经理、帕帕佐普洛斯曾担任外交政策顾问、盖茨是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三人受到的指控包括洗钱、密谋反美、作伪证和伪报、瞒报银行信息等。
据报道,帕帕佐普洛斯已经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调查人员作伪证,但马纳福特和盖茨对指控予以否认。
美国司法部2017年5月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米勒专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人员涉嫌通俄一案,这是米勒首次正式公布调查结果。
对于米勒的指控,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为自己辩解:“这是好些年前的事,比马纳福特担任我的竞选团队(成员)经历早多了。为什么不关注一下不老实的希拉里还有民主党?”“还有,(我和俄罗斯)没有勾结!”他说。
在当天的白宫简报会上,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也试图将米勒的调查和特朗普分开。桑德斯说:“我的声明和总统没有任何关系,也和总统的竞选团队和竞选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32] 
2017年12月13日,“通俄门”入选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 [33] 
2018年7月13日,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13日向12名俄罗斯人提起诉讼,称其涉嫌在2016年干预美国总统选举。
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当天在发布会上说:“本次控诉具名指控12名俄军方人士合谋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
根据指控,有11名被控者涉嫌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系统,盗取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党内官员之间的通讯信息;另有一人涉嫌入侵州级选举管理机构电脑系统,向州级选举管理官员发送“钓鱼”邮件等。
被指控者目前都在俄罗斯,因此美国执法部门或不能将其逮捕。但罗森斯坦表示,这一案件将由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移交到司法部常设部门继续追踪,因此即便日后特别检察官团队解散,美国也将继续追究这12人的责任。
目前,已有至少26名俄罗斯人因“通俄门”受到美国政府起诉。2018年2月份,美司法部起诉13名个人和3个实体,称其涉嫌干扰美国大选;2018年6月一名俄罗斯政治咨询人士也被卷入调查受到起诉。 [34]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