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

(隋炀帝年号)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大业(605年正月—618年三月),是炀帝杨广的年号,历时13年多。其名称来自《易经·系辞上》:“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 《隋书》、《北史》等记载到大业十三年,而《资治通鉴》只记载到十二年。清朝学者赵翼则认为李渊虽然拥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但是隋炀帝仍在,大业年号并没有废除。 [1] 
中文名
大业
外文名
Da Ye
性    质
年号
人    物
隋炀帝杨广
时    间
605年—618年
共    计
14年
前    任
仁寿
后    任
义宁皇泰
主要事件
大运河三征高句丽
主要人物
宇文述杨玄感麻叔谋

大业概括

编辑
大业元年(605年)春正月壬辰朔,大赦,改元。 [2]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宇文化及于江都杀炀帝,立秦王杨浩为帝,化及为大丞相,拥兵北上。 [3] 

大业在位君主简介

编辑
隋炀帝(569年-618年),即杨广。隋朝皇帝。一名英,小字阿𡡉。隋文帝次子。开皇二年封晋王,九年统军灭,历任并州扬州总管,镇守一方。开皇二十年勾结杨素谗陷兄杨勇,夺得太子位。仁寿四年乘父病重杀之自立。即位后,好大喜功,屡兴兵戎,穷奢极欲,大兴土木。造西苑,置离宫,开运河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水系;修长城,辟驰道,种种工程所役人民以百万计,致生产严重破坏,饥馑不绝,民怨沸腾,群雄蜂起。后南巡江都,沉溺酒色,为宇文化及所杀。在位十四年。 [4] 

大业纪年

编辑
大业元年二年三年四年五年六年七年八年九年
公元605年606年607年608年609年610年611年612年613年
干支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十四年
614年615年616年617年618年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

大业同期存在其他政权年号

编辑
延和602年-613年):高昌国麴伯雅的年号
建福584年-634年):新罗真平王、善德王的年号
白乌(613年):隋朝时期向海明的年号
大世(614年):隋朝时期刘迦论的年号
义和(614年-619年):高昌国麴□的年号
昌达(615年-619年):迦楼罗王朱粲的年号
太平(616年-622年):林士弘的年号
始兴(616年):元兴操师乞的年号
义宁(617年-618年):隋恭帝杨侑的年号
永平(617年-618年):李密的年号
天兴(617年-620年):定杨可汗刘武周的年号
永隆(617年-628年):大皇帝梁师都的年号
丁丑(617年-618年):窦建德的年号
正平(617年-618年):永乐郭子和的年号
秦兴(617年-618年):西秦霸王薛举薛仁杲的年号
鸣凤(617年-621年):梁帝萧铣的年号
通圣(617年):隋朝时期曹武彻的年号
安乐(617年-619年):李轨的年号

大业历史

编辑

大业统一江山

开皇八年(588年)冬天,隋朝兴兵平南朝的陈,刚二十岁的杨广是领衔的统帅,真正指挥全军的是高颎 [5]  在前线作战的是贺若弼韩擒虎等名将。
隋灭陈之战 隋灭陈之战
此时陈后主吃喝玩乐,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再加上长江天堑的防御,根本没把隋朝当回事儿。
贺若弼便在春节前后,使用计谋,突破了防线。
隋军在贺若弼、韩擒虎的指挥下,纪律严明、英勇善战,一举突破长江天堑。所到之处,所向披靡。而对百姓则“秋毫无犯”,对于陈朝库府资财,“一无所取”。博得了人民广泛的赞扬。

大业修通运河

杨广下令调征河南淮北诸郡人民百多万人修通济渠,西段自洛阳西苑引谷水洛水阳渠故道,东段走汴渠故道入淮水 [6]  ,他还征发淮南民工十多万人修东汉陈登所开的邗沟直道,自山阳杨子入长江,渠宽四十步,两旁皆筑工整平坦的御道,夹种杨柳。从长安到江都,修建离宫四十多座。接着,他派人到江南龙舟和杂船数万艘。而后,杨广又下命疏浚汉代屯氏河大河故渎与曹操所开白沟为永济渠,疏浚春秋运河、丹徒水道、南朝运河为江南河 [7] 
隋朝大运河 隋朝大运河
杨广修的大运河分四部分,均用了之前王朝修的运河:山阳渎用了东汉邗沟(隋文帝用了吴邗沟故道);江南运河用了吴所开运河、秦丹徒运河等、汉朝以及六朝所开运河等;通济渠用了阳渠故道、汴渠故道(此外还用了黄河天然河道);永济渠用了屯氏古渎、曹操等开的白沟等(此外还用了沁水清水等天然河道)。 [7] 
在杨广以前,如曹操、邓艾桓温刘裕,对河淮交通,均常施力,隋炀帝以后,如,亦须时常浚汴,始能利用,充其量,隋炀帝不过加工较完满之一员,其过度推崇者,一方面由昧于水利之历史,别方面则根于事经创作便可享成之依赖心理。 [8] 
隋炀帝修的大运河,从隋炀帝后期就开始湮塞。唐、后周、宋要经常疏浚、整修大运河(疏浚,包括且不限于开挖、扩宽、挖深河道),才能令大运河可以使用。如果没有及时疏浚、整修大运河,大运河的河道甚至会湮塞的几乎与岸平齐,“几与岸平……亦有作屋其上”。后世元朝开凿京杭大运河。杨广修隋朝大运河用了从春秋到南北朝众多王朝修的大量运河河道,而元朝修京杭大运河的大部分河道不是隋朝大运河的河道。

大业开拓疆土

  • 西巡张掖
公元605年(大业元年),隋将韦云起突厥兵大败契丹,韦云起扬言借道去柳城(今辽宁朝阳南)与高丽交易,率军入其境,契丹人未加防备。韦云起率军进至距契丹大营50里处,突然发起进攻,大败契丹军,俘虏其男女4万余人。
隋朝疆域 隋朝疆域
大业四年(608年)隋臣裴矩指使高车袭击吐谷浑,吐谷浑向隋朝请求援军。杨广乘机出兵,于隔年击败吐谷浑,步萨钵可汗逃亡。此战开拓疆域数千里,范围东起青海湖东岸,西至塔里木盆地,北起库鲁克塔格山脉,南至昆仑山脉,隋廷设置鄯善且末西海河源四郡,但是,同一年,杨广派伏顺去管理,却不能到达而返回。随后,吐谷浑返回故地,并进攻隋朝河右,隋朝无力防御。 [9]  随着这次征伐,隋朝长安诸县及西北诸郡,都要转输塞外,每岁钜亿万计;经途险远并且遭遇寇盗抄掠,凡是人畜死亡没有到达的人,郡县都会征破其家。因此百姓失业,隋朝西半部先穷困了。 [10] 
隋炀帝到达张掖之后,西域二十七国君主与史臣纷纷前来朝见。各国商人也都云集张掖进行贸易。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
岂合小子智,先圣之所营。树兹万世策,安此亿兆生。
讵敢惮焦思,高枕于上京。北河见武节,千里卷戎旌。
山川互出没,原野穷超忽。撞金止行阵,鸣鼓兴士卒。
千乘万旗动,饮马长城窟。秋昏塞外云,雾暗关山月。
缘严驿马上,乘空烽火发。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
浊气静天山,晨光照高阙。释兵仍振旅,要荒事万举。
饮至告言旋,功归清庙前。”
这是隋炀帝在这次西巡所做的《饮马长城窟行》。
隋朝控制西域的范围仅限于西域东部。由于很快隋炀帝就造成大乱,严重内战分裂削弱了华夏,而吐谷浑返回故地,还攻打隋朝河右,隋朝郡县都防御不了 [9]  ;突厥崛起达到“戎狄炽强,古未有也”的程度,将隋朝中原的部分地区以及河西、陇右纳入势力范围 [11]  ,突厥可汗想效法拓跋道武帝入主中原 [12]  。隋炀帝造成大乱,使中国失去了对甘肃青海新疆大西北地区的控制。
  • 三游江都
隋炀帝乘四层高的龙舟,褒贬不一。从京城浩浩荡荡的南下江南。其意义巨大,江南分裂中国已经有几百年了 ,一个中原的皇帝下江南,一个刚把江南归于自己的统治之下不久的王朝,为表示对江南的统治与重视进行巡游。
但为了游江都,却过分奢侈,为了隋朝的气势,搜刮民脂民膏,劳民伤财,导致百姓们民不聊生,显然操之过急。这件事加速了隋朝的崩溃和灭亡。
  • 三驾辽东
公元611年(大业七年),隋炀帝以“高句丽本为箕子商纣王叔父)所封之地,今又不遵臣礼”为由,动
高句丽 高句丽
员全国现役、预备役士兵,不论远近均于次年正月会集于涿郡(在今北京城西南)。但由于隋炀帝的错误政策和行军缓慢,军队失去了有效统一的指挥和有力的战机,隋军遭遇惨败。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领水军,船只守卫相接数百里,来护儿率领精兵四万登陆攻打平壤,高句丽诈败,来护儿中计,纵兵俘掠,队伍混乱,高句丽伏兵趁机攻击隋军,来护儿大败,士卒还者不过数千人。 [13]  另一面,宇文述等人率领的九支隋军也被高句丽击败,30万5千隋军几乎全军覆没,只有2700人返回,物资储备兵器军械巨以万计,也丢失殆尽。 [14] 
公元613年(大业九年),隋炀帝不甘心第一次征高句丽的失败。从洛阳出发,再次御驾亲征高句丽。高句丽奄奄一息,即将投降时,由于后院起火,杨玄感起兵反隋,威胁了隋朝的腹地,炀帝被迫撤军,导致第二次攻高句丽的失败。
大业十年(公元614年),隋炀帝下诏再次征发天下兵,攻打高句丽。 [15]  三月,隋炀帝到达涿郡,隋军士卒在路上逃亡相继。隋炀帝到临渝宫,祃祭黄帝,斩杀叛军者以衅鼓,仍然无法阻止人们逃亡。 [16]  秋,七月,隋炀帝车驾到达怀远镇。这时隋朝国内已经大乱,所征之兵多数未能按期到达,高句丽也困弊,隋朝来护儿趁机要向平壤进军,高句丽王高元害怕,于是遣使请降,囚禁并送回斛斯政。隋炀帝非常高兴,遣使召来护儿率军返回。来护儿认为此时正是攻破高句丽的好机会,想继续进攻,不肯奉诏,但是诸将听从隋炀帝的命令,都请返回,来护儿才奉诏退军返回。 [17] 
八月,隋炀帝从怀远镇班师返回。邯郸贼帅杨公卿率领其党八千人劫掠了隋炀帝车驾后的第八队,得到了飞黄上厩马四十二匹。十月,丁卯,隋炀帝到达东都己丑,到达西京。征高句丽王高元入朝,高元却没有来。隋炀帝下令将帅严装,准备再次征讨高句丽,最后没有成行。 [18] 
高句丽依然我行我素,在隋炀帝三次征高句丽的行动中,高句丽俘虏了大批隋朝军民。高句丽王高元虽然在隋炀帝第三次征高句丽时请降,但是却既不按照隋炀帝的命令入朝,又不放回其俘获的大批隋朝军民。后世中原人到高句丽,还看到大批当年被高句丽俘获的隋朝军民,“隋人望之而哭者,遍于郊野”。 [19]  隋炀帝倾全国之力进行的三次东征高丽,除了加速了自己灭亡之外其实一无所获。
  • 经营西域
两年之后,杨广开始经营西域。 在这以前,隋朝基本上是在张掖和西域商人进行贸易的,隋朝由黄门侍郎裴矩负责具体事务。后来,裴矩上疏主张开发经营西域,这激发了隋炀帝建立像秦始皇汉武帝那样功绩的强烈欲望。但是,隋炀帝所做的却是赔本的买卖。好大喜功,贪慕虚荣,白白地浪费了国家巨大的财富。
隋朝西域 隋朝西域
隋炀帝主要是用金钱来引诱西域的商人来朝贸易,还命令西域商人所经过的地方郡县要殷勤招待,这根本不是平等的贸易,而是借贸易之名炫耀自己的文治武功。
本来,和西域的贸易应该是双方互利的,但在隋炀帝朝贡式贸易的思想指导下,主要是向西域炫耀隋朝的富有,所以隋朝基本上是赔钱的。在西域商人走的时候,还要给予很多的赏赐。本应给百姓带来好处和幸福生活的经营西域,结果使国家耗费巨额钱财,百姓也因此而负担巨增。 公元610年的正月,隋炀帝在洛阳用大演百戏来招待西域商人,前后达一个月之久。洛阳的店铺都用帷帐装饰,让西域的商人们免费吃饭,免费住宿。
隋炀帝用巨额国财赚取虚有的名声,用钱引诱西域各国商人和使者来朝贺,面子赚足了,钱也赔老了。其实,这就是中国古代典型的朝贡贸易,小国来朝拜,我得到高高在上的荣誉,然后给你丰厚的金银珠宝赏赐。

大业大事记

编辑
大业元年(605年)——是岁,除妇人、奴婢、部曲之课,隋进军契丹。
大业二年(606年)至三年(607年)——营建东都。开通济渠。疏浚邗沟新建运河。
大业四年(608年)至五年(609年)——遣羽骑尉朱宽海师何蛮使流求。颁《大业律》。改州为郡,改部分台、省、府、寺官名。炀帝北巡至榆林启民可汗来朝入贡。
大业六年(610年)——开永济渠。三月,倭国国主多利思比孤遣使入贡。
大业七年(611年)——炀帝亲征吐谷浑,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但是隋炀帝派伏顺去管理余众,伏顺却不能到达而返回。不久之后,吐谷浑返回故地,并进攻隋朝河右,隋朝无力防御 [9]  伊吾吐屯设内附,以其地置伊吾郡高昌王麴伯雅朝见炀帝于张掖大索貌阅。全国郡一百九十;县一千二百五十五;户八百九十万余,口四千六百余万。
大业七年(611年)至武德七年624年)——隋末农民起义爆发。
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第一次攻高句丽之战。
大业九年(613年)——隋炀帝第二次攻高句丽之战。
大业九年(613年)六月至八月——隋平杨玄感之战。
大业十年(614年)——隋炀帝第三次攻高句丽之战。
大业十一年(615年)——雁门之战
大业十二年(616年)——李渊击突厥之战、雀鼠谷之战
大业十三年(617年)——石子河之战河间之战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李崇智.中国历代年号考.北京:中华书局,2001年:92
  • 2.    《隋书·卷三·帝纪第三·炀帝上》:大业元年春正月壬辰朔,大赦,改元。
  • 3.    《隋书·卷四·帝纪第四·炀帝下》:二年三月,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武贲郎将司马德戡、元礼,监门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武勇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景,内史舍人元敏,符玺郎李复、牛方裕,千牛左右李孝本、弟孝质,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以骁果作乱,入犯宫闱。上崩于温室,时年五十。
  • 4.    《北史·卷十二·隋本纪下第十二·炀帝》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9-08-22]
  • 5.    《隋书 列传第六》:三军谘禀,皆取断于颎。及陈平,晋王欲纳陈主宠姬张丽华。颎曰 :“武王灭殷,戮妲己。今平陈国,不宜取丽华 。”乃命斩之,王甚不悦。
  • 6.    《隋书》:“辛亥,发河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水达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
  • 7.    潘镛.《隋唐时期的运河和漕运》:三秦出版社,1987
  • 8.    岑仲勉.《隋唐史》: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
  • 9.    《隋书 列传第四十八》:帝立顺为主,送出玉门,令统余众,以其大宝王尼洛周为辅。至西平,其部下杀洛周,顺不果入而还。大业末,天下大乱,伏允复其故地,屡寇河右,郡县不能御焉。
  • 10.    《资治通鉴》大业五年:自西京诸县及西北诸郡,皆转输塞外,每岁钜亿万计;经途险远及遇寇钞,人畜死亡不达者,郡县皆征破其家。由是百姓失业,西方先困矣。
  • 11.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隋大业之乱,始毕可汗咄吉嗣立,华人多往依之,契丹、室韦、吐谷浑、高昌皆役属,窦建德、薛举、刘武周、梁师都、李轨、王世充等倔起虎视,悉臣尊之。控弦且百万,戎狄炽强,古未有也。”
  • 12.    王永兴.唐代前期军事史略论稿:昆仑出版社,2003:202
  • 13.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一 大业八年: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帅江、淮水军,舳舻数百里,浮海先进,入自浿水,去平壤六十里,与高丽相遇,进击,大破之。护儿欲乘胜趣其城,副总管周法尚止之,请俟诸军至俱进。护儿不听,简精甲四万,直造城下。高丽伏兵于罗郭内空寺中,出兵与护儿战而伪败,护儿逐之入城,纵兵俘掠,无复部伍。伏兵发,护儿大败,仅而获免,士卒还者不过数千人。高丽追至船所,周法尚整陈待之,高丽乃退。护儿引兵还屯海浦,不敢复留应接诸军。
  • 14.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一 大业八年:初,九军渡辽,凡三十万五千,及还至辽东城,唯二千七百人,资储器械巨万计,失亡荡尽。
  • 15.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二 大业十年:春,二月,辛未,诏百僚议伐高丽,数日,无敢言者。戊子,诏复征天下兵,百道俱进。
  • 16.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二 大业十年:三月,壬子,帝行幸涿郡,士卒在道,亡者相继。癸亥,至临渝宫,祃祭黄帝,斩叛军者以衅鼓,亡者亦不止。
  • 17.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二 大业十年:秋,七月,癸丑,车驾次怀远镇。时天下已乱,所征兵多失期不至,高丽亦困弊。来护儿至毕奢城,高丽举兵逆战,护儿击破之,将趣平壤,高丽王元惧,甲子,遣使乞降,囚送斛斯政。帝大悦,遣使持节召护儿还。护儿集众曰:“大军三出,未能平贼,此还不可复来。劳而无功,吾窃耻之。今高丽实困,以此众击之,不日可克。吾欲进兵径围平壤,聚高元,献捷而归,不亦善乎!”答表请行,不肯奉诏。长吏崔君肃固争,护儿不可,曰:“贼势破矣,独以相任,自足办之。吾在阃外,事当专决,宁得高元还而获谴,舍此成功,所不能矣!”君肃告众曰:“若从元帅违拒诏书,必当闻奏,皆应获罪。”诸将惧,俱请还,乃始奉诏。
  • 18.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二 大业十年:八月,己巳,帝自怀远镇班师。邯郸贼帅杨公卿帅其党八千人抄驾后第八队,得飞黄上厩马四十二匹而去。冬,十月,丁卯,上至东都;己丑,还西京。以高丽使者及斛斯政告太庙;仍征高丽王元入朝,元竟不至。敕将帅严装,更图后举,竟不果行。
  • 19.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六:上遣职方郎中陈大德使高丽;八月,己亥,自高丽还。大德初入其境,欲知山川风俗,所至城邑,以绫绮遗其守者,曰:“吾雅好山水,此有胜处,吾欲观之。”守者喜,导之游历,无所不至,往往见中国人,自云“家在某郡,隋末从军,没于高丽……”因问亲戚存没,大德绐之曰:“皆无恙。”咸涕泣相告。数日后,隋人望之而哭者,遍于郊野。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历史年代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