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璘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吴璘(1102年-1167年6月6日 [1]  ),字唐卿,德顺军陇干县(今甘肃静宁)人。南宋名将,四川宣抚使吴玠之弟。
吴璘早年随兄长吴玠抵御西夏,自建炎二年(1128年)起领兵抗金,二人都以勇略知名。富平之战失败后,吴璘、吴玠兄弟扼守和尚原、饶凤关、仙人关等地,屡败金军,为保卫秦陇、屏障巴蜀立下了汗马功劳。晚年带病奋起,对抗入侵的金军。官至奉国军节度使,封新安郡王。
乾道三年(1167年),吴璘病逝,年六十六。追赠太师、信王,谥号“武顺”,位列七王之一。著有兵法两篇,已佚。
  • TA说
近几年来,网上为了讽刺那些外行干预内行,而且爱瞎指挥的人,经常叫他们微操高手。而微操高手这事真的自古以来了。比如北宋历史上有名的微操高手——喜欢给武将发阵图的宋太宗。...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本    名
吴璘
字    号
字唐卿
所处时代
宋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德顺军陇干县
出生时间
1102年
去世时间
1167年6月6日
主要作品
兵法两篇
主要成就
四川抗金,保卫陇蜀
官    职
奉国军节度使
爵    位
新安郡王→信王(赠)
追    赠
太师
谥    号
武顺

吴璘人物生平

编辑

吴璘少年征战

吴璘少年时喜欢骑马射箭,北宋末年,他跟随兄长吴玠攻城野战,抵御西夏,多次立下战功,累官至阁门宣赞舍人。 [2] 
绍兴元年(1131年),在箭箐关战役,吴璘切断金朝将领没立和乌鲁、折合的军队,使他们不能会合,金军被迫逃跑。在此战中,吴璘功劳最多,被越级提拔为统制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大散关)军马。当时吴玠在河池今陕西凤县西南)驻军,吴璘专守和尚原。等到金朝大将完颜宗弼即金兀术)大军进入,吴玠兄弟拼死守卫。金军布阵时分时合三十余次,吴璘都随机应变,金军到达神坌时,宋军伏兵四起,金军大败,完颜宗弼被流箭射中,惊慌逃跑。之后,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承制授吴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康州今甘肃成县团练使 [3] 
绍兴三年(1133年),吴璘被任命为荣州今四川荣县防御使、知秦州今甘肃天水),管辖阶州今甘肃武都县)、文州今甘肃文县)。这一年,吴玠在祖溪岭战败,吴璘此时仍然在和尚原防守,吴玠命令吴璘放弃和尚原,迁移到仙人关今甘肃徽县东南),以此来防备金军深入。 [4] 
正如吴玠所料,绍兴四年(1134年),完颜宗弼、完颜撒离喝率领十万大军到达仙人关。听闻此讯后,吴璘从武州今甘肃武都县东南)、阶州前来援助,首先给吴玠写信,认为杀金坪地方宽阔,前面布阵散漫,需要后面布阵阻挡.便可一战取胜。吴玠听从其建议,急忙修第二道防线。吴璘冒着重围征战,在仙人关和吴玠会师。金军果然奋力进攻第二道险要防线,宋军各位将领有的请求选择别的地形来把守,吴璘激昂地说:“我们的军队刚一交战就退下,这是不战就逃跑,我想金军很快就会离去,各位请坚持忍耐。”宋军鼓声震天、改变旗帜,和金军连续几天激战。金军大败,完颜宗弼、完颜撒离喝从此多年不敢进犯四川。 [5]  捷报传来,宋高宗任命吴璘为定国军承宣使、熙河兰廓路经略安抚使、知熙州今甘肃临洮)。 [6-7] 

吴璘抗击金军

绍兴六年(1136年),朝廷新设置行营两护军,吴璘为行营右护军统制军马(《宋史》作左护军统制,此从《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 [8-9]  次年,升为陕西诸路都统制。 [10] 
绍兴九年(1139年),吴璘被提拔为行营右护军都统制,节制阶、岷、文、龙四州。 [11]  六月 [12]  ,吴玠逝世后,吴璘被拜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13]  七月,被拜为秦凤路今陕西风翔)经略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知秦州 [14] 
这时,金国废黜伪齐皇帝刘豫,商议归还南宋河南、陕西一带土地。高宗派楼炤出使陕西,可斟酌事势所宜,自行处理。楼炤准备命令三帅分别把守陕西:郭浩统帅鄜延路今陕西延安)、杨政统帅熙河路今甘肃临洮)、吴璘统帅秦凤路。除此之外,再将蜀口(位于川、陕交界处)的各部迁到陕西。吴璘对楼炤的布局加以反对,他说:“金人反复无常,不能相信他们,恐怕有别的变化。现在把军队都迁移到陕西,蜀口一带防备空虚,金军如果从南山截击我们陕西军队,径直奔向蜀口,我军不战就会屈服。应当靠山扎寨,控制险要地带,观望金军的情况,看见他们力量衰弱,再考虑向前推进。”楼炤同意吴璘的建议,于是下令吴璘和杨政两部驻扎在内地,以保卫四川;郭浩所部驻扎在延安,以守卫陕西。 [15] 
不久,胡世将以四川制置使之职暂管四川宣抚司事。朝廷在与金朝达成第一次和议后,想撤去仙人关的守备。吴璘拜见抵达河池的胡世将说:“金人大军驻扎在河中府今山西永济),离大庆关今陕西大荔县朝邑镇东黄河上)只有一桥之隔,金人骑兵奔驰,不过五天就可以到达蜀口。我军远在陕西,紧急情况下不能立即汇集援救,关隘不整修,后勤供应中断,这真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啊。我的家族不值抚恤,可国家该怎么办呢!”因此胡世将上奏建议说:“应当对金国巩固和议,对内加强防御。现在措置军队,应该使陕西、四川相连,近日士兵宫贺仔侦察了解到完颜撒离喝曾密谋说:‘要进入四川并不难,只要放弃陕西不顾,三五年宋军必来占据,陕西山川道路我已全部了解,一旦出兵必然夺取四川。’敌情如此,万一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我们就应该做破坏敌人谋略的准备,仙人关不应立刻放弃防御,鱼关仓也应该积存粮食。”因此吴璘仅派三队牙校奔赴秦州,留下大军守卫阶州、成州的山寨,告诫各将领不要撤离守备。 [16] 
绍兴十年(1140年)夏,金国背盟,入侵南宋,高宗命吴璘节制陕西诸路军马。完颜撤离喝渡过黄河进入长安今陕西西安),直奔凤翔,陕西各军被隔在金军之后,陕西、四川宋军都大为震恐。这时,杨政在巩州今甘肃陇西),郭浩在鄜延,只有吴璘随胡世将在河池。胡世将闻知金军南下,急忙召集众将商量,但也仅有杨政与守卫泾原今甘肃泾川)的大将田晟来到河池。胡世将与河池诸将佐商议对策,参谋官孙渥认为河池不能坚守,想要退保仙人原(在今甘肃徽县东南),吴璘慷慨激昂地反驳道:“用怯懦的话瓦解军心的人,可杀!我请求率领一百人,定能攻破金军。”胡世将为之感染(世将壮之),指着所住军帐说:“我一定战死在这里!”胡世将指挥布置各部,命孙渥赶赴泾原,田晟率领三千人出凤翔,郭浩出奉天,杨政由赤谷回驻河池。吴璘也派部将姚仲在石壁寨及扶风(今陕西扶风)分别击败金军。金军徘徊不前,宋军各部得以全师而还。 [17]  高宗授吴璘为同节制陕西诸路军马。 [18] 
吴璘兄弟 吴璘兄弟 [19]
吴璘写信给金军将领约战,金将鹘眼郎君率领三千骑兵进攻吴璘军队,吴璘命令部将李师颜率领骁骑击退金军。鹘眼郎君逃入扶风,之后宋军又攻下扶风,俘获金朝三位将领及一百十七个女真人。完颜撒离喝大怒,亲自攻至百通坊,布阵二十里。吴璘派姚仲奋战,终于击破金军。战后,吴璘因功建节,被授为镇西军节度使,升为侍卫步军都虞侯。 [20] 
绍兴十一年(1141年),吴璘和金统军胡盏在剡家湾交战,打败金军,收复秦州及陕西各州。 [21] 
当初,金将胡盏与习不祝合军五万,屯驻于刘家圈。吴璘向胡世将请战,胡世将向他问计,吴璘说:“有一种新设立的叠阵战法,是用长枪在最前方,长枪士坐下就不能起来;其次是强弓,再次是强弩,使用这两种兵器的士兵跪膝等待;接着是神臂弓手。在与敌人相持百步内,那么神臂弓手先射箭;七十步时,强弓、强弩手也一齐射箭;就按这样顺序布阵。但凡这样布阵,用一排拒马为限,用铁钩连着拒马,等到拒马受损时就进行更换。替换时以击鼓为号令。骑兵分列于两侧,在前方掩护布阵;布阵结束,骑兵就退走。所以此法名为‘叠阵”’。众将开始时还私下议论说:“我军恐怕要被消灭在这里吗?”吴璘说:“这是古代布阵的一种,兵书中有记载,各位不了解。从车战中吸取经验的,都来源于此阵,士兵安心便能坚持到底,金军虽然精锐,也不能抵挡我们。”等到吴璘和胡盏、习不祝所部遭遇,他就采用这种布阵的方法。 [22] 
胡盏与习不祝久经战阵,首先占据险要地点防守,前临近高山,后控腊家城。他们认为宋军一定不敢轻易进攻。交战前一天,吴璘会集各位将领询问怎样进攻,姚仲说:“在山上战斗我们便会获胜,在山下便会失败。”吴璘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向金军请战。金军不以为然,反倒嘲笑宋军。吴璘在半夜时派遣姚仲和王彦衔枚古代进军袭击敌人时,常令士兵衔在口中,以防喧哗)在山坡上截击,约定二位将领登上山岭后才发动进攻。二人到达山岭后,全军悄然无声,军队的行阵已经排列完毕,宋军上万火把同时点燃。金军惊慌失措说:“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习不祝善于谋略,胡盏善于征战,二人意见不统一。吴璘首先派兵挑战,激出胡盏鏖战。吴璘使用叠阵法轮番休整、进攻,他身穿轻便的皮衣骑马指挥作战,宋兵都拼死奋战,金军大败。金军有一万人投降,胡盏逃到了腊家城,吴璘围城进攻。就在腊家城即将被攻时,朝廷却派驿使给吴璘送信,命令他班师回朝。次年,朝廷竟将吴氏兄弟百战而守的和尚原割让给金朝。 [23] 

吴璘大战告捷

绍兴十二年(1142年),吴璘入朝觐见,被高宗任命为检校少师及阶州、成州、岷州今甘肃岷县)四州经略使,并获赐汉中的五十顷田地。 [24] 
绍兴十四年(1144年),朝廷把利州路今陕西汉中)分为利州东、西两路,吴璘被授为利州西路安抚使,在兴州今陕西略阳)设置官署,管辖阶、成(今甘肃成县)、西和(今甘肃西和)、凤、文、龙(今四川平武)、兴等七州。当时“绍兴和议”已经完成,但吴璘治军训兵,仍如从前一样保持警戒。 [25] 
绍兴十七年(1147年),吴璘改任奉国军节度使,原任的行营右护军之职改为御前诸军都统制,其安抚使之职照旧。 [26] 
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吴璘因安定边境之功,被加授为少保 [27] 
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吴璘兼领兴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职事,改兴州。自南渡南宋建立)以来,还没有任命使相都统制的例子,当时吴璘已授开府仪同三司使相官衔)之官,所以被重新改派。 [28] 

吴璘力疾登关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废帝完颜亮背弃盟约,率大军入侵南宋。高宗得讯后,拜吴璘为四川宣抚使。当年秋,完颜亮渡过淮河,命令金将徒单合喜为西路元帅,率兵扼驻大散关,派骑兵进攻黄牛堡。吴璘即刻带病乘肩舆赶往杀金坪,驻军于青野原,增调四川腹地各军分道前进,授给他们作战的方略。四川地区官阶最高的文臣、四川制置使王刚中前来与吴璘会合,一同商量计策。不久后,吴璘派人向契丹西夏及金朝所属的山东、河北等地军民送去檄文,声讨金军的罪行,让他们举兵进攻。 [29] 
不久后,吴璘兼任陕西、河东招讨使。但吴璘的病情加重,他只得暂返兴州,总领王之望五次派人驰马致信于朝廷,认为吴璘多病,为防不测,请调其侄、湖北京西制置使吴拱当时南宋中部防线的主要军事统帅)来四川,以协助西军作战。但朝廷均未答复,吴璘只能扶疾登仙人关,继续指挥作战。 [30] 

吴璘功败垂成

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吴璘指挥部将,以攻为守,发动对西线金军的主动攻势,主要如下:
但宋军各路进展并不顺利,有的久攻不下,有的攻下后旋即又丢失,最终未获成功。金军据守大散关六十多天,与宋军形成对峙的僵局。姚仲舍弃巩县进攻德顺军今甘肃静宁)已有四十多天,仍未有成效。吴璘命知夔州(今四川奉节李师颜代替姚仲,又派第五子吴挺辖军。吴挺在瓦亭击败金军。吴璘亲自率兵到达城下,守城金军听到下面呼唤“相公(指吴璘)来了”,都观望赞叹,不忍射箭。吴璘视察每屯的驻军,预先修治黄河战地,处决不听令的人,首先派几百骑兵和金军交战。金军一鸣鼓,其精兵便从空壁中跳出冲击宋军。吴璘事先已修好了战地防线,宋军纷纷以一当十。到晚上,吴璘忽然喊到“有的将领作战不力”,士兵听到后更加奋力拼搏,金军大败,逃回壁中。黎明,宋军再次出战,金军在壁中坚守不战。此时正赶上天下起大风雪,金军拔营溃逃,宋军用了八天攻下城。吴璘入城后,安抚百姓,使“市肆不惊”。城中父老乡亲围住他的马,叩拜不断。不久后,吴璘又回到河池。 [31] 
四月,原州今甘肃平凉)遭到金军包围,吴璘命令姚仲率领德顺军的军队前往援助,吴璘亲自奔赴凤翔巡视军队。宋军各将虽然奋力拼杀,但金军进攻更加急切,且增兵至七万人。五月,姚仲率宋军和金军在原州的北岭激战,宋军战败。当初,姚仲从德顺军到达原州,经九龙泉登上北岭,命令所有的军队把弓拉满准备射击前进。姚仲以卢士敏所部为前阵,自己率领六千人在中间分为四排,其余军队在后阵。宋军根据地形情况排兵布阵,和金军激战,队伍合势又被冲开达到了数十次。这时宋军的辎重部队随之大乱,金军于是冲进队伍,宋军大溃,损失将领三十多人。在吴璘此次出师前,王之望就认为士气大不如前、姚仲近年来遇事多不吉利,不能委以重责。等到姚仲到达原州时,吴璘也给姚仲写信,说如果原州之围不能立刻解除,就返回德顺军。吴璘的信还没到达,姚仲便战败,吴璘也无功而返。不久后,吴璘便夺去姚仲的兵权,将其囚禁在河池狱中。 [32] 
宋孝宗受禅即位后,赐信褒奖吴璘,令他兼任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吴璘猜测金军一定会再来争夺德顺军,立刻驰马奔赴城下,而金将完颜悉烈等十多万军队果然前来进攻。金万户豁豁又率领精兵从凤翔到达。吴璘在东山筑垒把守,金军奋力争夺,死伤过半,最终还是不能取胜。当时,主和派认为军队驻扎在外,离川口很远.担心金军偷袭,想放弃三路(秦凤、熙河、永兴三路)地方。孝宗下诏命吴璘班师回河池。吴璘为避猜忌,仓促下令撤军,金军尾随其后进攻,宋军死伤惨重,三路又被金军占有。之后,吴璘被拜为少傅 [33] 
隆兴二年(1164年)冬,金军入侵岷州,吴璘提兵至祁山御敌。金军闻讯后撤回,派使者告诉吴璘说:“两国(宋、金)已经讲和了。”这时朝廷诏书也已到达,吴璘于是撤离。 [34] 

吴璘入朝封王

自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沈介任四川安抚制置使以来,他常常与吴璘意见不合,兵部侍郎胡铨也曾在奏章中攻击吴璘。在此情况下,吴璘抗章请求入朝觐见,孝宗赐亲笔信,表示同意。吴璘在入朝途中上表,请求辞去宣抚使之职并致仕,孝宗都不同意。 [35] 
乾道元年(1165年),吴璘抵达临安府,入宫觐见时,孝宗派宦官予以慰劳,并在偏殿召见他。随后,又允许吴璘去德寿宫朝见高宗。高宗看见吴璘,感叹地说:“朕与你,是一对老君臣啊,你可以经常到我这来。”吴璘叩头感谢。两宫(高宗、孝宗)分别派来使者多次慰问吴璘,又命令皇太子拜见吴璘,封吴璘为新安郡王。不久后,孝宗下诏,仍任吴璘为四川宣抚使,改判兴元府。吴璘即将返回四川时,两宫都设宴为他饯行,倍极荣宠。吴璘至德寿宫向高宗告别,感伤落泪。高宗也为之怅然,解下自己所佩带的刀赐给吴璘,说:“想起朕时,看一看这把刀就可以了。” [36]  吴璘到达汉中(今陕西汉中),修复褒城过去的塘堰,灌溉几千顷田亩,对百姓帮助很大。
吴璘所部精锐,史称其“精兵为天下冠”。但他步入晚年后,“既老且病”,健康状况极差。乾道二年(1166年)时,朝廷采纳四川制置使汪应辰的建议,传密旨道:如果吴璘遭遇不测,由四川制置使司暂领其职任。 [37-38] 

吴璘病逝川蜀

乾道三年(1167年)五月十七日(6月6日) [1]  ,吴璘病逝,享年六十六岁。孝宗为其辍朝两日,追赠太师、信王,谥号“武顺”。 [39]  除此之外,朝廷还越级赐给置办丧事的钱财。 [7] 
宋宁宗时,吴璘之子、宝文阁待制吴摠请求以吴璘配享宋孝宗庙廷,但此议未获同意。 [40] 
开禧二年(1206年),吴璘之孙、太尉吴曦发动叛乱,最终被杀。他的党羽及妻儿、叔父、弟弟等都被处死,吴璘的后裔被朝廷迁往湖广、浙江一带,只有吴玠的子孙免于连坐,以供奉吴璘。 [41] 

吴璘主要成就

编辑
吴璘在北宋末年随兄长吴玠抵御西夏,屡立战功。 [2]  南宋初年,吴璘与兄长配合,于箭箐关战役击退金将没立和乌鲁、折合军,又在和尚原、饶凤关、仙人关等地屡败金军。 [3]  [5] 
吴玠死后,吴璘与郭浩杨政等三大将协力抗金,保卫四川。绍兴十年(1140年),金国背盟南侵,吴璘力主坚守,并派部将姚仲击破一部金军,使西北宋军得以全师而还。 [17]  随后又破金将鹘眼郎君三千骑兵,趁胜攻取扶风,奋击金军完颜撒离喝部,取得胜利。 [20]  次年,更在剡家湾打败金军胡盏等部,收复秦州及陕西各州郡。 [21]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废帝完颜亮背弃盟约,率大军入侵南宋。金军西线由徒单合喜领军南下。吴璘带病驰赴前线,指挥作战。并联系契丹西夏及山东、河北等地军民,号召各方一同反抗金国。 [29]  [30]  次年,他以攻为守,命姚仲、王彦、惠逢等分路出击,发动对西线金军的主动攻势,与金军僵持数月。吴璘命其子吴挺辖军,于瓦亭破敌,自己则亲征德顺军,将之攻克。 [31]  吴璘所率西线宋军与金军互有胜负,长期对峙。直至“隆兴和议”签订,方才撤回。 [33]  [34] 

吴璘个人作品

编辑
吴璘曾经写有两篇《兵法》,大意是:“金人有四个长处,我们有四个短处,应当避免我们的短处,制服金人的长处。金人四长是骑兵、耐力、厚甲、弓箭。我会集夷狄此指金军)和汉人的长处,都收取而且一起使用这些方法,用分成几队制服金人骑兵;用轮番时战时停制服金军的耐力;制服金人穿的厚厚铠甲,就用强弓劲弩射箭;制服金人的弓箭,就采用用远战胜近,用强战胜弱。布阵的方法,就用步兵为阵的中心和左右两侧,以骑兵为左右肋,把拒马(抵挡敌骑)排列在两肋之间,至于数量多少增加减少情况,就要在作战时见机行事。”通晓兵法的人都从吴璘这里借鉴经验。 [7] 

吴璘人物评价

编辑
杨存中和尚原,陇右之藩要也。敌得之,则可以睥睨汉川;我得之,则可以下兵秦雍。曩议予金人,吴璘力争不从。今璘在远,不及知。臣若不言,非特负陛下,亦有愧于璘。 [42] 宋史》引
吴挺:臣之先臣璘,奋身边部。自太上光尧皇帝朝都车之事,率先请行。肆我陛下即位,一心事君,匪躬宣力,积劳西南,洊被褒厚。 [43]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引
赵昚:惟汝父璘,勤劳王家,积四十年。英风义声,燀耀显明。九命二伯,淑旗绥章。高其名器、崇其物采矣。 [43]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引
王曮:王雄姿正志,刚毅静深,喜大节,略苛细,不严于刑而人自畏之。读史传晓大义,幕府文书,轻重之间,亦时自窜定。其爱君忧国之诚,得之于天,虽造次不能忘也。……其治军如其治家,而恩威兼之。……知人之明,尤为当世所重。……平居军旅之外,家事一不问舍,俸入不营一钱。……王每出师指麾诸将,风采凛然,不敢仰视。士宁死敌,无敢犯令,故用兵未尝败。尤长于持胜。 [43]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
吕中:是时北方人乱,内有耶律之变,而我师之出,兴州路得十二郡,金州路得四郡。吴璘复大散关,入德顺军,父老拥拜,几不可行。 [44] 大事记讲义
脱脱:①吴璘刚勇,喜大节,略苛细,读史晓大义。代兄为将,守蜀余二十年,隐然为方面之重,威名亚于玠。高宗尝问胜敌之术,璘曰:“弱者出战,强者继之。”高宗曰:“此孙膑三驷之法,一败而二胜也。” [45] 宋史)②吴玠与弟璘智勇忠实,戮力协心,据险抗敌,卒保全蜀,以功名终,盛哉! [45] 宋史
黄道周:吴璘玠弟,战功多利。散漫难攻,隘击容易。立第二关,以张形势。血战破之,窥蜀无计。金人败盟,众欲退避。璘怒斥之,战守两济。金屯刘园,璘请讨致。叠阵攻之,以强乘蔽。再战山上,敌忧败毙。势已垂危,班师诏至。秦桧为奸,复主和议。战胜转惊,败已成例。可惜英雄,空生其际。虽赠太师,不胜短气。 [46] 广名将传
朱轼:宋之南渡,巴蜀最为上游,所以藩蔽荆襄、控御关陇者也。二吴兄弟实经营之,始保和尚原,继守仙人关,设形势、据险阻,使金人不得轶越,而下流安矣。及和议既成,将遂分兵撤备,而璘与胡世将力陈其不可,终以保蜀。兄弟相继数十年,绥辑人民,辅宁国家,可谓悉心以勤其事者,贤于张俊、杨沂中辈远矣。 [47] 《史传三编》
蔡东藩:①一门竟出两名臣,伯仲同心拒敌人。莫怪蜀民崇食报,迄今庙貌尚如新。 [48] 宋史演义)②惟吴玠兄弟,保守陇蜀,迭建奇功,乃不与韩、岳并称,殊令后人无从索解。 [48] 宋史演义)③(李)显忠勇号无敌,尤一时干城选,而西北且有吴璘、王刚中等人,济以虞允文智勇兼优,俱足深恃,奈何内厕一史浩,外厕一邵宏渊,西北十三州三军,既得而复弃之,灵壁、虹县及宿州相继收复,淮西一带,将成而又隳之。 [49] 宋史演义
李震:①再次,陕西方面作战,由于胡世将对诸军抚御有力,指挥适切,及吴璘等诸将之勇敢善战,故颇能予金人以打击,逼使金人困顿于永兴凤翔之间,而一筹莫展。尤其世将一面保据蜀口,一面使郭浩等诸将在敌后展开攻势,此种战略指导,更足称道。总而言之,建炎以来,宋军之真能战胜攻取,而予金人以真正打击者,前有吴玠,后则世将及吴璘诸将也。 [50]  中国历代战争史)②尤其吴璘之在秦凤,看破金兵在陕西只有自守之力后,即发动广泛攻势,收复十余州之地,逼使金人困守泾渭之间,金人之所以终于言和,而不敢再起灭江南之念,璘与有力焉。吴璘固一善战之将,然川陕方面忠义军之善战,其功亦不可没也。 [50]  中国历代战争史

吴璘亲属成员

编辑
辈分关系姓名简介
家世曾祖父吴廉累赠太师、魏国公。
曾祖母李氏追封魏国夫人。
祖父吴遂累赠太师、楚国公。
祖母齐氏追封楚国夫人。
父亲吴扆累赠太师、鲁国公。
母亲刘氏追封鲁国夫人。
平辈兄长吴玠字晋卿,官至四川宣抚使。累赠少师、涪王,谥号“武安”。
——妻子王氏封吴国夫人,先于吴璘八年去世。
子辈长子吴援——
次子吴掖——
三子吴扩——
四子吴揔——
五子吴挺官至兴州都统制太尉。卒赠少师开府仪同三司谥号“武穆”。
六子吴拭——
七子吴拯——
八子吴掞——
九子吴抦——
十子吴扬——
十一子吴揆——
幼子吴撙——
孙辈孙子吴曦吴挺之子,官至太尉、昭信军节度使,后因叛乱被杀。
据《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宋史》及《中国吴氏通书》记载,吴璘至少有孙九人,其中吴挺有子五人:吴璋、吴曦、吴晓、吴晛、吴踔。此表为避争议,只取吴曦一人。
表格参考资料: [41]  [43]  [45] 

吴璘史料记载

编辑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 [43]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45] 
《史传三编·卷三十七·名臣传二十九》 [47] 

吴璘后世纪念

编辑
南宋抗金双雄吴玠、吴璘纪念馆 南宋抗金双雄吴玠、吴璘纪念馆 [51]
吴曦之叛平息后,朝廷念其先世保蜀之功,处理相当宽厚。吴玠一门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吴璘的坟庙照常保护,由吴玠子孙主祀。吴璘的子孙除吴挺一门从重,其余迁徙浙江。但平叛的安丙在实际处理时,除派人将吴曦的两个儿子,叔父吴柄,及其弟吴晓、吴晛、吴晫三门诛绝,除将余党全部杀死外,安丙还纵容捣毁了吴璘墓。
陕陇川现仍留有吴氏的庙祠二十余处,战地遗址、遗迹三十余处,共六十余处,如庄浪吴王庙,天水名将庙,徽县忠烈祠,宝鸡吴公祠,凤县涪王祠,成县吴挺墓,阆中锦屏山书刻等。这些庙祠、遗址、遗迹至今大都保存完好,惟独吴玠、吴璘、吴挺长期驻守过的兴州,一处不存。绍兴十年(1140年)正月高宗诏作于仙人关的吴王忠烈庙,在吴璘死后六十八年,即被安丙占据,以“安公生祠”代替。略阳南坝的吴王坟(吴璘墓),及孝宗御书“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墓碑,也遭到了人为的严重破坏,早已不知去向。
在江苏省苏州市吴中横泾镇北部,吴璘也有庙祠,被当地百姓尊为本方土地的守护神。每年的农历四月初二传说是他的生日,此时都会举办庙会。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参考资料
  • 1.    按《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徳之碑》称吴璘“以(乾道三年)五月十七日薨于位,春秋六十有六”。乾道三年五月十七日换算成公元纪年,即为西历1167年6月6日。
  • 2.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吴璘,字唐卿,玠弟也。少好骑射,从玠攻战,积功至阁门宣赞舍人。
  • 3.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绍兴元年,箭筈关之战,断没立与乌鲁折合兵,使不得合,金人遁,璘功居多,超迁统制和尚原军马,于是玠驻师河池,璘专守原。及兀术大入,玠兄弟以死守之。敌阵分合三十余,璘随机而应,至神坌伏发,金兵大败,兀术中流矢遁。张浚承制以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升康州团练使。
  • 4.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三年,迁荣州防御使、知秦州,节制阶、文。是岁,玠败于祖溪岭,时璘犹在和尚原,玠命璘岔弃原别营仙人关,以防金人深入。
  • 5.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四年,兀术、撒离喝果以大兵十万至关下,璘自武、阶路入援。先以书抵玠,谓杀金平地阔远,前阵散漫,须后阵阻隘,然后可以必胜。玠从之,急修第二隘。璘冒围转战,会于仙人关。敌果极力攻第二隘,诸将有请别择形胜以守者,璘奋曰:“兵方交而退,是不战而走也,吾度此敌去不久矣,诸君第忍之。”震鼓易帜,血战连日。金兵大败,二酋自是不敢窥蜀者数年。
  • 6.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露布献捷,迁定国军承宣使、熙河兰廓路经略安抚使、知熙州。
  • 7.    宋衍申,李治亭,王同策,孙玉良主编;宋衍申,武少民译.二十六史精华: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1996.01:宋史 三
  • 8.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六年,新置行营两护军,璘为左护军统制。
  • 9.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六年,创军名行营右护军,为行营右护军统制军马。
  • 10.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七年,升陕西诸路都统制。
  • 11.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九年、春,改行营右护军都统制,节制阶、岷、文、龙州。
  • 12.    《三朝北盟会编·卷第一百九十五》:(绍兴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已巳,吴玠薨。
  • 13.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是年,武安公薨,除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 14.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秋七月,除秦凤路经略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知秦州。
  • 15.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时金人废刘豫,归河南、陕西地。楼炤使陕,以便宜欲命三帅分陕而守,以郭浩帅鄜延,杨政帅熙河,璘帅秦凤,欲尽移川口诸军于陕西。璘曰:“金人反覆难信,惧有他变。今我移军陕右,蜀口空虚,敌若自南山要我陕右军,直捣蜀口,我不战自屈矣。当且依山为屯,控其要害,迟其情见力疲,渐图进据。”炤从之,命璘与杨政两军屯内地保蜀,郭浩一军屯延安以守陕。
  • 16.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既而胡世将以四川制置权宣抚司事,至河池,璘见之曰:“金大兵屯河中府,止隔大庆一桥尔,骑兵疾驰,不五日至川口。吾军远在陕西,缓急不可追集,关隘不葺,粮运断绝,此存亡之秋也。璘家族固不足恤,如国事何!”时朝廷恃和忘战,欲废仙人关。于是世将抗奏谓:“当外固欢和,内修守御。今日分兵,当使陕、蜀相接,近兵宫贺仔谍知撒离喝密谋曰:‘要入蜀不难,弃陕西不顾,三五岁南兵必来主之,道路吾已熟知,一发取蜀必矣。’敌情如是,万一果然,则我当为伐谋之备,仙人关未宜遽废,鱼关仓亦宜积粮。”于是璘仅以牙校三队赴秦州,留大军守阶、成山砦,戒诸将毋得撤备。世将寻真除宣抚,置司河池。
  • 17.    《宋史·卷三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九》:明年夏,金人陷同州,入长安,诸路皆震。蜀兵既分,声援几绝,乃遣大将吴璘、田晟出凤翔,郭浩出奉天,杨政由赤谷归河池。不数日,璘捷于石壁及扶风,金人逡巡不敢度陇,分屯之军得全师而还。
  • 18.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十年,金人败盟,诏璘节制陕西诸路军马。撒离喝渡河入长安,趋凤翔,陕右诸军隔在敌后,远近震恐。时杨政在巩,郭浩在鄜延,惟璘随世将在河池。世将急召诸将议,惟泾原帅田晟与杨政同至,参谋官孙渥谓河池不可守,欲退保仙人原,璘厉声折之曰:“懦语沮军,可斩也!璘请以百口保破敌。”世将壮之,指所居帐曰:“世将誓死于此!”乃遣渥之泾原,命田晟以三千人迎敌。璘又遣姚仲拒于石壁砦,败之。诏同节制陕西诸路军马。
  • 19.    吴玠吴璘纪念馆  .新华网[引用日期2013-11-19]
  • 20.    《宋史·卷三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九》:璘以书遗金将约战,金鹘眼郎君以三千骑冲璘军,璘使李师颜以骁骑击走之。鹘眼入扶风,复攻拔之,获三将及女真百十有七人。撒离喝怒甚,自战百通坊,列阵二十里。璘遣姚仲力战破之,授镇西军节度使,升侍卫步军都虞候。
  • 21.    《宋史·卷三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九》:十一年,与金统军胡盏战剡家湾,败之,复秦州及陕右诸郡。
  • 22.    《宋史·卷三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九》:初,胡盏与习不祝合军五万屯刘家圈,璘请讨之。世将问策安出,璘曰:“有新立叠阵法:每战,以长枪居前,坐不得起;次最强弓,次强弩,跪膝以俟;次神臂弓。约贼相搏至百步内,则神臂先发;七十步,强弓并发;次阵如之。凡阵,以拒马为限,铁钩相连,俟其伤则更代之。遇更代则以鼓为节。骑,两翼以蔽于前,阵成而骑退,谓之'叠阵'。”诸将始犹窃议曰:“吾军其歼于此乎?”璘曰:“此古束伍令也,军法有之,诸君不识尔。得车战余意,无出于此,战士心定则能持满,敌虽锐,不能当也。”及与二酋遇,遂用之。
  • 23.    《宋史·卷三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九》:二酋老于兵,据险自固,前临峻岭,后控腊家城,谓我必不敢轻犯。先一日,璘会诸将问所以攻,姚仲曰:“战于山上则胜,山下则败。”璘以为然,乃告敌请战,敌笑之。璘夜半遣仲及王彦衔枚截坡,约二将上岭而后发火。二将至岭,寂无人声,军已毕列,万炬齐发。敌骇愕曰:“吾事败矣。”习不祝善谋,胡盏善战,二酋异议。璘先以兵挑之,胡盏果出鏖战。璘以叠阵法更休迭战,轻裘驻马亟麾之,士殊死斗,金人大败。降者万人,胡盏走保腊家城,璘围而攻之。城垂破,朝廷以驿书诏璘班师,世将浩叹而已。明年,竟割和尚原以与敌。撤戍割地,皆秦桧主之也。
  • 24.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十二年,入觐,拜检校少师、阶成岷凤四州经略使,赐汉中田五十顷。
  • 25.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十四年,朝议析利州路为东西路,以璘为西路安抚使,治兴州,阶、成、西和、凤、文、龙、兴七州隶焉。时和议方坚,而璘治军经武,常如敌至。
  • 26.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十七年,徙奉国军节度使,改行营右护军为御前诸军都统制,安抚使如故。
  • 27.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二十一年,以守边安静,拜少保。
  • 28.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二十六年,领兴州驻紥御前诸军都统制职事,改判兴州。渡江以来未有使相为都统制者,时璘已为开府仪同三司,故改命之。
  • 29.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三十一年,金主亮叛盟,拜四川宣抚使。秋,亮渡淮,遣合喜为西元帅,以兵扼大散关,游骑攻黄牛堡。璘即肩舆上杀金平,驻军青野原,益调内郡兵分道而进,授以方略。制置使王刚中来会璘计事,璘寻移檄契丹、西夏及山东、河北,声金人罪以致讨。
  • 30.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未几,兼陕西、河东招讨使。璘以病还兴州,总领王之望驰书告执政,谓璘多病,猝有缓急,蜀势必危。请移璘侄京襄帅拱归蜀,以助西师。凡五书未报。璘已力疾,复上仙人关。
  • 31.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三十二年,璘遣姚仲取巩,王彦屯商、虢、陕、华,惠逢取熙河。或久攻不下,或既得复失,竟无成功。金人据大散关六十余日,相持不能破。仲舍巩攻德顺已逾四旬,璘以知夔州李师颜代之,遣子挺节制军马。挺与敌战于瓦亭,败之。璘自将至城下,守陴者闻呼“相公来”,观望咨嗟,矢不忍发。璘按行诸屯,预治黄河战地,斩不用命者,先以数百骑尝敌。敌一鸣鼓,锐士空壁跃出突璘军。璘军得先治地,无不一当十。至暮,璘忽传呼“某将战不力”,人益奋搏,敌大败,遁入壁。黎明,师再出,敌坚壁不动。会天大风雷,金人拔营去,凡八日而克。璘入城,市不改肆,父老拥马迎拜不绝。璘寻还河池。
  • 32.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四月,原州受围,璘命姚仲以德顺之兵往援,璘自趋凤翔视师。诸将虽力战,敌攻益急,增兵至七万。五月,仲与敌战于原州之北岭,仲败绩。初,仲自德顺至原,由九龙泉上北岭,令诸军持满引行。以卢士敏兵为前阵,所统军六千为四阵,姚仲兵为后拒。随地便利以列,与敌鏖战,开合数十。会辎重队随阵乱行,敌兵冲之,军遂大溃,失将三十余人。始,璘出师,王之望尝言:“此行士卒锐气,不及前时,仲年来数奇,不可委以要地。”及仲至原,璘亦贻仲书,谓原围未即解,且还德顺。书未达而仲败,璘亦无功还。寻夺仲兵,欲斩之,或劝而止,械系河池狱。
  • 33.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孝宗受禅,赐璘札,命兼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璘策金人必再争德顺,亟驰赴城下,而完颜悉烈等兵十余万果来攻。万户豁豁复领精兵自凤翔继至。璘筑堡东山以守,敌极力争之,杀伤太半,终不能克。时议者以为兵宿于外,去川口远,恐敌袭之,欲弃三路。遂诏璘退师。敌乘其后,璘将士死亡者甚众,三路复为敌有。拜少傅。
  • 34.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隆兴二年冬,金人侵岷州,璘提兵至祁山,金人闻之,退师,遣使来告曰:“两国已讲和矣。”会诏至,俱解去。
  • 35.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沈介为四川安抚、制置使,与璘议不协,兵部侍郎胡铨上书,语颇及璘。璘抗章请朝,上亲札报可。未半道,请罢宣抚使及致仕,皆不允。
  • 36.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乾道元年诣阙,遣中使劳问,召对便殿,许朝德寿宫。高宗见璘,叹曰:“朕与卿,老君臣也,可数入见。”璘顿首谢。两宫存劳之使相踵,又命皇子入谒。拜太傅,封新安郡王。越数日,诏仍领宣抚使,改判兴元府。及还镇,两宫宴饯甚宠。璘入辞德寿宫,泣下。高宗亦为之怅然,解所佩刀赐之,曰:“异时思朕,视此可矣。”
  • 37.    《宋史·卷三百八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璘时驻蜀口武兴,精兵为天下冠,既老且病,应辰密奏以关陕大将系国安危,所当预图。于是执政传旨,若璘不起,令制司暂领其任。暨璘死,应辰遂摄宣抚之职,蜀道晏然。
  • 38.    《宋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乾道)二年……十一月……乙卯,密诏四川制置使汪应辰:如吴璘不起,收其宣抚使牌印,权行主管职事。
  • 39.    《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谨按故太师、奉国军节度使、新安郡王、追封信王、谥武顺吴璘字唐卿,德顺陇千人也。
  • 40.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二·高宗孝宗配享功臣》:孝宗既祔庙,诏以故相陈康伯侑食。宝文阁待制吴摠上疏,请以其父璘配飨庙廷,不报。
  • 41.    吴健琴主编.《中国吴氏通书》:广西人民出版社,2002-02
  • 42.    《宋史·卷三百六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0-12]
  • 43.    《名臣碑传琬琰之集上·卷十四》  .国学大师[引用日期2017-10-10]
  • 44.    《宋史全文·卷二十三下》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0-26]
  • 45.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1-18]
  • 46.    明·黄道周:《广名将传·卷十五·宋》
  • 47.    《史传三编》  .国学大师[引用日期2017-11-21]
  • 48.    宋史演义:破剧盗将帅齐驱 败强虏弟兄著绩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0-29]
  • 49.    宋史演义:诛暴主辽阳立新君 隳前功符离惊溃变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0-27]
  • 50.    台湾三军大学编著.中国历代战争史(第12册):中信出版社,2013年
  • 51.    南宋抗金双雄吴玠、吴璘纪念馆  .新华网.2008-06-28[引用日期2013-11-18]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